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人生有度方坦然。。。

 
 
 

日志

 
 
关于我

总有一种声音,让人想起从前,总有一份记忆,徘徊在心的边缘,总有一种守侯,即使脚步渐行渐远。 流水涓涓,仿佛从不曾离去,在我们生命的故事中,细数着流年……

今年有84万高中生放弃了高考  

2011-06-12 09:11:32|  分类: 【社会广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中生弃考调查:农村学生改变命运机会趋少 - 闻欣 - 闻欣博客;欢迎东西南北中的朋友光临

今年应届高中毕业生中有84万人弃考本报记者调查部分弃考考生发现他们思想更加现实和多元



  今年是中国的90后第一次大规模出现在高考场上,也是“弃考”现象第一次强烈地吸引了人们的眼球:今年应届高中毕业生报名人数为750万人,84万人没有报名,也就是说84万高中生放弃了高考这条传统的“跃龙门”之路。

  人们感叹现象背后是大学生求职难和大学学费的居高不下,投入和产出的经济账是大多数并不富裕的家庭必须计算的。

  记者的采访更想探究的是这些放弃了高考的学生们,他们自己的心态,他们又是怎样做出选择的,他们对未来又有着怎样的期待?

  记者欣喜地发现,这一辈年轻人在多元化的社会下思想更加多元,他们说:“放弃了高考,但我并没有放弃人生。”

  记者同时发现,我们的社会还没有为他们的成才提供多元化的途径,如此多的人放弃高考也让我们的高等教育体系陷入了既培养不出精英,又不能提供平民生存技能的尴尬境地。

  在黄敏的同学们参加人生第一个考场的高考的时候,她正在餐馆里倒茶、点菜、洗盘子。这是中国小县城公路边非常普通的一家餐馆,黄敏每个月可以赚到700元到800元工资。

  “弃考”并不在高考前一瞬

  黄敏今年20岁,是德庆县新圩中学的学生。德庆,广东的山区县。今年德庆有1346人上了3A线,比去年增加了415人,万人上线率在肇庆的山区县名列第一。

  事实上与许多弃考的学生一样,黄敏并不是在高考前才放弃的,在高二她已经放弃了。“我当时的成绩也不是很差,在班上是中游吧,家里也没有什么负担,可以供得起我上学。我只是自己不想读,喜欢到处玩,想出去打工,觉得很好玩。”

  家里人不放心她独自外出,于是她就到了这家餐馆,她还没有想好下一步,只希望能够“半工半读去学点什么”。

  新圩中学的左老师告诉记者,事实上从2004年开始,弃考的现象就有所抬头,当时在他带的毕业班中有20多个弃考。左老师在家访中,他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学生的思想其实要比他想象的成熟。

  张洪的班上有很多放弃高考的同学已开始找寻出路,有的学厨师,有的学维修,他则想去参加技术培训,成为一名网络工程师。“我知道大学是美丽的,坐在校园的草坪上读书,是我对校园憧憬最美丽的片断。”但经济不景气和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压力,让他不得不重新做出选择。

  “我的学习成绩并不优秀,而且又是农村的孩子,在这个讲求成绩和背景的社会中,很难让老师多看一眼。如果我考不上重点大学,那么在大城市就业对于我这样既没有关系,能力又一般的学生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而且我对现在大学里的教育并没有足够的信心,学生生活的安逸让我不敢去把时间和金钱投资在这里。我甚至不能肯定努力学习之后,会不会有一份工作是属于我的。”

  “弃读”但非读书无用论者

  惠东中学是惠东的重点中学,正在填高考志愿的日子,学校里挂出了喜报,庆贺一名学生被北大录取。

  考了490分的李伟强上了2B线,但他已经早早决定不去上大学,所以也没有参加填志愿,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弃读”生。考完试后,小李到了广州一个亲戚家的货库里帮忙搬货、搬箱子、装货,干了半个月。“我第一次知道不读书是那么辛苦。”小李告诉记者,“但我不后悔。”

  好大学进不了,差大学不想去,这是李伟强心中真实的想法。李伟强说,当他还是一个小学生的时候,他总是觉得上大学是一件特别光荣的事。家长老是同他强调这个理念,而很多亲戚也上了各种各样的大学,他也想考上好初中,上个好高中,成为一名大学生。

  经过高一的犹豫,高二的迷茫,高三李伟强打定了主意不读大学。“如果你能考到600分以上,那么上大学这个成本是划算的,但如果只能挺多考到500分的话,没有什么用处。”他觉得班上一些有钱、家里有人当官的同学上学都比较起劲,感觉他们是有计划和明确的目标在上学,而对于他来说去大学读书,花四年时间来浪费还不如去工作。“四年又可以积累多少经验啊。”

  上高三时,小李经常看历史、职场技巧、厚黑学方面的书。在距离高考两周的时候,班主任认真教训了他一次:“你读这些课外书是没用的,你要认真学习,你还是非常有希望的。”老师的心底其实也很无奈:“我知道说服不了他,社会这么现实,再说什么知识改变命运,很多时候自己都觉得苍白无力。”

  “我并不认为读书无用。”但面对记者的问题,李伟强很认真地说,“放弃高考,不等于放弃人生。大学无非就是多学一点专业知识,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可以通过其他渠道掌握到专业知识,但生活技能和社会经验上大学是学不到的。我可以从低做起,学习技术、积累经验和资金,哪怕干个20年我应当可以创业了。”

  李伟强的父亲把自己的大学梦寄托在孩子身上,但他的两个儿子都放弃了大学。李伟强的哥哥在三年前参加高考,成绩是400分,他的决定和李伟强一样不去读大学。现在他在广州一家鞋店里打工卖鞋。每个月的工资是1千多元,“工资很低,但他不后悔。他打算到一定时候自己开个店。”李伟强说。

  三年后,又一个儿子同样选择了放弃大学。李爸爸有点无奈地说:“随便他啦,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出去闯一闯也好。”

  农村学生跃龙门机会趋少

  “一等人爱国孝顺,两件事耕田读书”。多年来对于期望跳出农门改变命运的农村学生来说,只有两条路——高考和当兵。

  德庆的葛村是一个300多人的小村庄,一条5米宽的水泥路弯弯曲曲近十公里,破落的农家小院掩着木门,门楣上挂着块斑驳的匾额上书“拔元”二字。村里的老人告诉我们,村里还有一户人家也是出读书人的,还有一块匾叫“恩贡”,两家都是出了人被选入国子监读书。恢复高考后,有着教育传统的葛村走出了十几个大学生,但近几年上大学的却难以数得出来。

  聂江从小看着葛村的两块匾长大,但他没有如前人一样走上读书之路,他选择的是当兵,“我们那个班,整个班只考上一个人。我的成绩一般,觉得考不上好学校,所以高二就去当兵了,当了两年兵退伍。”退伍后,他在派出所当过治安员、到公司当过保安。

  由于高二就退了学,聂江没有高中毕业证,因为这一张证书他错失了在军队中考军校的机会。这一点他至今都觉得很遗憾,“在军队里考会容易很多。”今年3月,聂江辞职在家,至于下一步,他说:“想去学开车,这样更好找工作。”

  在葛村,烈大伯给我们算了一笔账,目前一个大学生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开支平均得1万元,上完四年本科,至少得4万元,这对一个贫穷家庭来说,是个沉重的负担。而据德庆县统计局提供的数字,2008年该县农民人均收入6417元,比全省农民人均收入高17元。考上了大学还有找工的问题,毕业后找不到好工作,还不如去打工。

  在聂江班上的弃考群体中,现如今混得最好的是小烈。小烈在学校的时候他是出了名的,“打架、不上课都有他的份,成绩是倒数的。”随着德庆市大力发展沙糖桔和贡桔,小烈看准商机成为了沙糖桔和贡桔的批发商,到田间地头去收桔子再转卖出去,去年赚了七八万元。如今的小烈买了一辆长安的小货车,热火朝天地干着自己的事业。

  去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个调查报告显示,农村人改变现状越来越困难,以前农村的孩子可以通过当兵、高考实现“跃龙门”,但现在农村孩子跃龙门的机会越来越少。在某种程度上,与其说是农村考生选择了放弃高考,不如说是高考放弃了那些贫困的农村考生。

  这种放弃从小学、初中时候就开始了,一方面是对农村教育的大笔“欠账”,在有的农村语文课和数学课还是同一位老师教授,有的几乎没有接触过英语课,还有的几乎没有亲手做化学、物理实验的机会……农村孩子与城市孩子本身就处于不一样的起跑线上?而占据了优质教育资源的城市孩子(尤其是大城市)却还享受到相对低的分数线。

  (由于保护个人隐私需要,以上涉及学生名字为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