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人生有度方坦然。。。

 
 
 

日志

 
 
关于我

总有一种声音,让人想起从前,总有一份记忆,徘徊在心的边缘,总有一种守侯,即使脚步渐行渐远。 流水涓涓,仿佛从不曾离去,在我们生命的故事中,细数着流年……

网易考拉推荐

加拿大“荣誉杀人”案震惊国际  

2012-02-07 20:20:33|  分类: 【社会广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拿大“荣誉杀人”案震惊国际

加拿大“荣誉杀人”案震惊国际 - 月  月 - 阳光月月《万网搜索》

图:莎菲亚夫妇及其儿子哈密德,左下:三个女儿,右下:第一任妻子罗娜
  2012年1月29日,加拿大首起“荣誉杀人”案,在安大略省金斯顿市弗隆特纳克县法院裁定。这起震惊加拿大国民并引起西方社会广泛关注的案件历经3个月的审讯,并在当天耗时15个小时审判之后,最终陪审团判决本案案犯——一对阿富汗裔夫妇,现年58岁的穆罕默德·沙菲亚和42岁的图巴·亚赫亚,及其21岁的儿子哈密德·穆罕默德·沙菲亚各犯下的4项一级谋杀罪成立;而本案的受害者则是他们的家庭成员——正值豆蔻年华的三姐妹,19岁的长女扎伊娜比、17岁的二女儿萨哈尔与13岁的小女儿吉迪,以及这个一夫多妻家庭中的首任妻子——52岁的罗娜·阿米尔?穆罕默德(无子女)。按照加拿大法律规定,一级谋杀的判决意味着终身监禁,25年不得假释。
  家族声誉背后的悲剧
  所谓“荣誉杀人”,是指(多为)家庭男性成员以“捍卫家族荣誉”为由而杀害(通常为)女性亲人的极端案例。当她们打扮时髦、言行不端,或被怀疑与其他男子有“不正当关系”、婚姻出轨等“不检点”和“失贞”的行为时就会惨遭杀害。
  据联合国人权机构统计,全球各地都曾屡次发生“荣誉杀人”,尤其在深受伊斯兰教影响的国家和印度等保守地区,欧美国家也时有发生。在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巴基斯坦等地区,社会默许家族男性成员以暴力对待拒绝接受婚姻安排或提出离婚要求或遭遇性侵的女性亲人。一些国家法律甚至还将“荣誉杀人”视作“家务事”,明显轻于对一般谋杀的处罚,故而纵容犯罪,使此行为呈不断升级之势。然而,所有的“重口味”一旦用科学和逻辑剖析深藏其中的原因,就会变得显而易见,这全是悲剧。
  在加拿大境内发生这种骇人听闻的“荣誉杀人”凶案尚属首次,加拿大司法部长称之为一种“野蛮”行径。安大略省高等法院法官罗伯特·马兰戈将本案描述为一场“冷血、可耻的谋杀”,指出其根源在于被告“对名誉的扭曲理解”。这是文明社会中无法容忍的“变态名誉”。
  1992年,这个奉行一夫多妻制的家庭离开家乡阿富汗,曾先后在巴基斯坦、澳大利亚和迪拜生活数年,最终转抵加拿大,并于2007年定居在东南部港口城市蒙特利尔。
  穆罕默德·沙菲亚是一个经商致富的商人,家境殷实。在移居加拿大之前,与第一任妻子罗娜在老家成婚,婚后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可是罗娜却多年未能生育。于是,沙菲亚遂迎娶了第二任妻子亚赫亚,随后亚赫亚为他生下儿子哈密德以及三个女儿扎伊娜比、萨哈尔与吉迪。不过罗娜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帮忙照顾亚赫亚所生的四个孩子,而且非常疼爱她们。可是,因为加拿大法律不允许重婚,一旦他们的一夫多妻关系被发现,必将受到当局的逐境处理。所以,穆罕默德?沙菲亚竭力潜踪匿迹,隐瞒这一事实。就算在案件调查的过程中,沙菲亚也绝口不提“一夫多妻”,而对警方称罗娜是他的表姐。即使警方当时已搜出沙菲亚和罗娜的结婚照,沙菲亚依然不敢对此承认。
  2009年6月30日清晨,加拿大安大略省金斯顿市当地警局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有人报警称,一辆汽车沉没在一处运河中。警方一开始对这通报警电话没有太上心,他们认为,这辆汽车可能是众多失窃车辆中的一辆,或者报警电话根本就是个顽童的恶作剧。
  然而,令警方没有想到的是,在从运河河底捞上来的一辆尼桑轿车内居然陈尸有3名年轻女孩外加1名女子,她们的尸体全部漂浮着。她们是沙菲亚家庭的三姐妹和首任夫人罗娜。
  一位警队的潜水员携带一部水下摄影机潜下水去。在水面的警员可以看到萨哈尔和罗娜在汽车后座,是坐着的姿势。法庭得悉,扎伊娜比看似是要离开前座乘客的座位,但被发现时身体漂浮,背部顶着车顶,面向后座。最年幼的吉迪被发现漂浮在司机位上方,头部顶着车门门柱。当警员摩伊在庭审席上作供形容尸体位置时,作为三个姐妹的亲生母亲——亚赫亚用纸巾掩面哭泣,至于沙非亚两父子则神情淡然。
  随后,警方调查发现,他们的死竟然是一起精心策划但却漏洞百出的“荣誉杀人”案。
  据称,当时沙菲亚一家正从尼亚加拉大瀑布返回蒙特利尔的家中,中途夜宿在金斯顿市,而就在出游归途的那个晚上,惨案发生了。
  警方很快将犯罪嫌疑人锁定为沙菲亚夫妇及其儿子哈密德。检方认为,这是一起蓄意杀人案,凶手很有可能早有预谋。他们打算事先将四名受害人淹死,再将她们的尸体搬进车内,然后把车推入运河,从而制造意外交通溺毙事故的假象。
  虽然证据确凿,三名凶手仍然坚称无辜。
  儿子哈密德声称,自己亲眼目睹了事故的全过程。他们强调,当时长女扎伊娜比出于好玩和好奇的心理,邀妹妹们和罗娜驾车游玩,可是慌乱中无法把控方向盘,从而使汽车径直向运河冲去,致使自己和两个妹妹以及爸爸的第一个老婆意外死亡。不过哈密德没有立即报警。
  然而,根据法庭资料显示,三名被告在接受警方问询时公然撒谎,这辆沉车中的四名死者死前无明显逃生迹象,脑部后方都有伤痕,而且驾驶座位上无人乘坐。
  另外,检控官从理论上指出,该辆汽车的行驶路线,跟警员维特当日怀疑的吻合:该车必须驶越一度已上锁的水闸,再越过一处混凝土栏和露出的岩石,然后两度作U字形行车,最终才能驶抵运河水闸。警员维特表示,该处地点狭窄,不易驾车前往,应该是有人刻意把车驶抵该处。故与被告宣称四人溺亡的说法均有出入。
  检方声称,谋杀三姐妹和首任妻子是因为沙菲亚看不惯三个女儿在衣着、约会、社交和使用互联网方面的行为举止,认为女儿们给家人丢脸,使家族蒙羞,而家族荣誉是不容玷污的,故对三个亲生女儿狠下毒手。而沙菲亚还涉嫌杀害他的首任妻子,是因为罗娜曾多次向他提出离婚,他觉得如果不将其杀之,一夫多妻的事实迟早会公之于众,故而也会令家族蒙羞。
  沙菲亚一手策划的“荣誉杀人”惨案,正是为保家族声誉清洗羞耻,而本来一个完整的七口之家随之家破人亡。
  “荣誉杀人”没有荣誉,只有恐惧
  检方透露,在这个一夫多妻制又虔诚的宗教家庭中,男权主义占据绝对优势,沙菲亚对全家施行高压管制。长子哈密德还在父亲往返世界各地商谈生意时,当起“一家之主”,负责看管妹妹们,甚至可以让自己的姐姐接受处罚,从而确保她们“洁身自好”,不出“越轨行为”。
  此案从2011年10月开始审讯,听取了58名证人的证词,检察官和辩护方呈上了一百六十多件证物。一些证人将沙菲亚形容为典型的居家男人,而另一些证人则谈及其家庭中充斥着对女儿自由的限制。有十多名独立证人,他们称,孩子们畏惧她们的亲生父亲,甚至怀疑她们的兄弟姐妹在暗中受到监视,因而感到沮丧,并极想逃离。
  警方呈交证据显示,在命案发生前的几个月,这个家庭就问题频出,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风波。检察官说两个大女儿不顾父亲的价值观取向,坚持找男朋友因而惹怒了父亲。面对女儿们的种种“劣迹”,沙菲亚一个头变成两个大。
  长女扎伊娜比已经“辍学”长达一年之久,就是因她结交了一名巴基斯坦裔加拿大男友,所以被父亲沙菲亚禁止出门上学。出于对父亲的恐惧,扎伊娜比甚至曾离家出走逃往一家庇护所。
  据公诉方称,亲生父母亲沙菲亚和图巴曾在二女儿萨哈尔的房间里发现一些避孕套和“不雅照”。而这些“不雅照片”充其量仅仅是她身穿迷你裙拥抱着自己的基督徒男友。只是她和男友交往的事情一直没有向家人公开,而这都是青春期少女的“小秘密”。
  更让沙菲亚怒不可遏的是,小女儿吉迪越来越不听话,他也越来越感到无法管教她。小丫头多次逃学,考试经常不及格,甚至还因为着装暴露和偷窃而被学校送回家,俨然一个“问题少女”。她还多次向外人投诉父亲蛮横霸道,口口声声非要搬到福利院去居住,或者去寄养家庭。
  此外,检控官拉莎勒在早前陈述案情时,曾引述警方在发现尸体后多日,暗中录下沙非亚家人的对话。在录音中,沙菲亚呵斥他的女儿是“妓女”、“背信弃义的娼妇”,还说出“肮脏”、“不守妇道”、“叛徒”、“臭孩子”,甚至是“祈求魔鬼亵渎她们的坟墓”等恶言恶语。“这是最离经叛道、背信弃义和侮辱的事情”,“她们绝对不能背叛,不能叛逆,更不能违反这些规定”。沙菲亚在一条录音中说。“即便他们恐吓我,让我站上了绞刑架……也没有什么比我的声誉更重要。”
  因此,录音在审讯中备受关注。控方指出,由于女儿们尝试抗拒父母的严厉管束,故而惨遭毒手。
  而沙菲亚的第一位妻子罗娜,一直非法居住在加拿大。她想与丈夫离婚,并支持女儿的约会行为。罗娜曾在日记中记录了丈夫多次实施家暴,殴打她,辱骂她,令她的“生活变成一场折磨”,“生不如死”;与此同时,第二任妻子图巴干脆把她当佣人一样使唤。
  法官罗伯特?马兰戈法宣布判处被告25年徒刑时表示,证据让指控无所遁形。检控官杰拉德?拉休斯在法庭外表示:“审判结果已经证实,四名受害人是被自己的至亲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用残忍的手段所杀害。”然而,对于审判结果,辩护律师却依然坚称,4名受害人的死亡纯属意外。
  陪审团作出判决后,沙菲亚本人通过翻译表示:“我们不是罪犯,我们不是凶手,我们不承认杀人,这不公平。”他的妻子图巴也高呼审判不公。她泣不成声地表示:“我是孩子们的母亲,我不是凶手。”儿子哈密德则用英语辩解说:“我没有淹死自己的亲妹妹们。”
  哈密德的律师帕吹克·麦肯则表示对判决的失望,声称他的当事人会提出上诉。目前,哈密德为挽回家族名誉,已就判罪提出上诉。
  阿富汗驻加拿大渥太华的大使馆强烈谴责了这起“荣誉杀人”事件。在1月31日公布的声明中,称此案是“一宗违反人性的可憎罪行”。
  大使馆声明:对任何人使用暴力,尤其是对无辜的妇女,根本无荣誉可言。荣誉杀人绝非阿富汗或伊斯兰文化的一部分,阿富汗宪法和司法体制完全不会接受。
  这起案件沸沸扬扬轰动一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有民众呼吁警方应积极协助受家暴影响的移民妇女,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荣誉杀人”是一出人间悲剧,留下来的除了恐惧,还有一个家庭的支离破碎。
  【注】:见2月8日《法制文萃报》15版;原题《加拿大“荣誉杀人”案震惊国际》。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